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创新与交流

大医精诚——中国著名泌尿外科专家梅骅教授访谈

时间:2015-04-02 16:30:59  来源:  作者:

国际医药卫生导报社:文子、张富庭、吴相思、成观星
暨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泌尿外科:陈洁

2梅教授.jpg


      编者按:抱着临床科研如何创新的同样的问题,我们采访了我国著名泌尿外科专家梅骅教授。梅骅教授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泌尿外科专家,从医近60 年,是我国首例亲属肾移植成功主刀人,主编了我国第一本《泌尿外科手术学》,在我国泌尿外科领域,属于开创性人物之一,他临床科研创新的经验,对国内年轻医学科研工作者当有启发。


    
梅骅(1932-)中国著名泌尿外科专家。历任中山医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山医科大学深圳泌尿外科医院院长(现深圳中山泌尿外科医院董事长);第四、五、六届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分会副主任委员;第九届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分会顾问;中央保健会诊专家;北京大学吴阶平泌尿外科医学中心、中国泌尿外科疑难病诊断治疗中心特邀专家。全国科学大会个人奖获得者。

 1梅教授.jpg1梅教授.jpg

 

  2015 年新春将近的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们会同暨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泌尿外科陈洁教授赶赴深圳,拜会我国著名泌尿外科专家梅骅教授。
    梅骅教授在他创办的深圳中山泌尿外科医院办公室热情的接待了我们。梅教授已是年过80 的杖朝老人,但鹤发童颜、精神矍铄,说话中气十足。
  梅骅教授1932 年12 月出生于广东台山一个华侨家庭,1955 年毕业于华南医学院(1953 年中山大学医学院,岭南大学医学院、光华医学院合并后称为华南医学院,1957 年更名为中山医学院,1985 年改为中山医科大学),因学业成绩优异,毕业后,留校任教。历任中山医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山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主任,中山医科大学深圳泌尿外科医院院长。1980 年,成为我国首批公派赴美国哈佛大学进修的泌尿外科医师。
  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梅骅教授不畏条件简陋等困难,改良、创新了多种手术和治疗方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
  如他当住院医师期间,在国内率先采用“睾丸精索松解术”治疗隐睾症,取代了传统的Torek和Bevine 手术,被临床广泛使用。
  1970 年带领医疗队赴河源农村山区,培训了23 名外科医生,施行了1200 多例手术,为贫困妇女修复了21 例复杂的膀胱尿道阴道瘘 ,设计了多种新术式,大大减轻了贫因山区患者的痛苦。
  1972 年,梅骅教授牵头组织并主刀,取得我国首例亲属肾移植手术的成功,获1978 年全国科学大会奖。
  1975 年,改良了膀胱粘膜尿道成形术,用以治疗各种类型先天性尿道下裂,成功率达95.5%。
  1975 年,报告处女膜繖与女性尿道综合征及下尿路感染的关系,设计了手术治疗方法。
  1978 年,为挽救屡次自杀的易性癖男性患者生命,施行了我国首例变性手术,取得满意疗效。
  1980 年,开展膀胱癌系列研究,使用BCG 膀胱灌注预防癌复发,设计去带盲肠贮尿囊、阑尾输出道,作为膀胱切除后的可控膀胱。
  1988 年,与中国科学院电工所协作研制成功第二代体外冲击波碎石机,使我国成为当时世界上第四个能独立研制并投入使用体外冲击波碎石机的国家,碎石机远销国外,鼓舞了我国泌尿界士气,并促进了体外冲击波碎石机在中国的普及。
  多年来,在国内外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100 余篇。主编了我国第一本《泌尿外科手术学》及多部学术专著。 培养了大批基层和学科学术带头人。先后获多项国家及省级科技成果奖。
  1988 年,获广东省特等劳动模范称号。
  2000 年赴美国学术交流期间,获得美国蒙特利柏市荣誉市民称号。

A2008年张元原、Smith美国客座教授来我院讲课2jpg.jpg


一、感时报国立善心
  面对梅骅教授从医近六十年所取得的众多成果和荣誉,我们仍然好奇的提出了第一个问题:您为什么选择学医?并决心将其当作自已毕生的事业?
  梅骅教授:我出生于1932 年,少年成长求学时期,遇到日本侵华,爆发了抗日战争,亲眼目睹了国家山河破碎,老百姓流离困苦,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会思考如何报效国家,让国家强大,老百姓安居乐业,这个对我影响很大。
  我的父亲是华侨,因为当时中国还很穷困,所以,二十一岁就去了美国做劳工,开始很苦,作苦力,后来才有机会在美国读书,成了牧师,回国后,在家乡办了教堂和学校。所以,我小时候也受到父亲宗教思想的影响,就是只做善事,不做坏事。
  我父亲病重的时候,怕我受苦,要我去美国,因为我的哥哥姐姐都在美国,而且,那边还有我父亲的一个基金,可以资助我,可以让我过上好日子。
  但是,因为我有了上面说的要报效我们苦难深重的祖国和为中国老百姓做善事的思想,特别我在学校又参加了当时党在学校的外围组织“读书会”,接受了新的人生观,因此,我拒绝了我父亲为我的安排,没有出国,留在了国内。我觉得我要为中国人的健康服务,这才是我的志向。

梅教授在门诊.jpg


二、筚路蓝缕拓伟业
  问:做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泌尿外科专家,从解放初期到改革开放,您走过了这样一个全过程,从您的角度,我们的泌尿外科技术是怎样一个发展历程?有什么心得体会?
  梅骅教授:1955 年,我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学校,当时叫华南医学院,是由中山大学医学院,岭南大学医学院、光华医学院合并而成,两年后的1957 年更名为中山医学院。
  我上大学,正值国家百废待兴,大学毕业后,留校进入中山医学院附属医院工作,担任住院医师。经历了建国后的历次运动、文革、改革开放全过程,所以说是真正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泌尿外科医师。
  我们的泌尿外科水平,改革开放前,因为国情原因,设备不好,没什么专业书籍和国外资料杂志参考,起点低,不时又要搞运动,要下乡,所以,进步得很慢,条件非常简陋。
  1964 年,国家困难,我带队下乡,看到农村贫困人家,一家已经有了五六个孩子,再不做结扎手术,整个家庭连饭都不吃上。来结扎的人多,为解决困难,只能在实践中,因陋就简,改进和仿制新型手术器械,开展不开刀的输精管结扎手术。
  后来,1970 年,我带队下乡去河源,培训了23 名农村基层外科医生,带领医疗组,在当地卫生院和农民家中为患者做了1200 例手术。手术时没有电,就点煤油灯和手电筒。没有设备就只能在实践中,就地取材,临时制作改进。当地有很多妇女因为难产造成尿瘘,她们本来就贫苦,现在又有病痛和生活不便,必须帮助她们,这也激发了我改良手术方法的决心和热情。
  1972 年,一位需要肾移植的患者来医院找到我,当时肾移植国内还没有成功的先例,做不做是要冒风险的,但是你不做,患者也只有等死,为了挽救患者的生命,这个风险就要冒,而且,这个手术,还需要联络其它科室和人员共同协作,要组织一个集体去抢救病人。这个手术最后在大家的支持下,成功了,这是我国第一例亲属肾移植成功手术。
  我们的泌尿外科就是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一点一点发展起来的。因为运动下乡,你看到了农村贫困的情况,知道了中国的国情,知道了中国贫苦大众是怎样生活,在怎样忍受疾病的痛苦。这样的锻炼一辈子有用,会让你下定决心,改进设备,提高自已的医疗水平,为解决他们的病痛
努力。
  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后,我们的泌尿外科获得了快速发展,和国际最先进国家水平差距越来越小。
  我那时下乡后,就确立了一个思想:全心全意为抢救病人生命,多大风险、多少代价都要去冒去做,不然病人就死掉了。只要有了救人的指导思想,你就会用心去改进你的设备和提高你的医疗技术水平。

梅教授在实验室.jpg

 

三、临床改进即科研
  问:您的第一个博士生刘春晓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梅老师告诉我,实践才是一切创新的源泉,不做好手术匠,怎么能成就医学大师。”这是您多年临床科研的经验总结吗?您觉得年轻一代医学科研工作者应该有怎样的实践态度,才能创新突破,有所成绩?
  梅骅教授:刘春晓是我带的第一个博士生,现在我们深圳中山泌尿外科医院魏辉副院长是我带的最后一个博士生。他们都做得非常出色。我觉得实践非常重要,做手术就是实践,解决病人痛苦,你不动手,怎么能解决呢?
  我对临床科研有一个概念,就是要把解决病人的痛苦摆在第一位,叫临床型科研。临床科研如果不能解决病人痛苦,没有实际价值,你的成果发在SCI 又有什么意义呢?
  做一个临床医生必须脚踏实地,就在我们的临床实践里面,做一些还未解决好的问题,这就是科研。这就是临床科研思维。每改进一点,就是科研成果。
  我做膀胱粘膜尿道成形术,就是在临床实践中,一例一例的总结改良。目前虽然有用口腔粘膜的,但膀胱粘膜因为取材方便,我觉得还是主流。
  我觉得普通医生,从第一天起就能够做科研,实践中的改进就是科研,按这种思路,时时刻刻想着如何改进自已的手术方法,敢于冒风险,有一点改进,就会解决临床上的大问题,不怕没有成就,不怕没有突破。
  比如,当前社会有些不良风气,一些年轻人吸食K 粉,引起一个新的病K 仔膀胱炎,病症是尿频尿急,膀胱缩得只剩下3、50 毫生,10 到15分钟就要上一次厕所,患者都是年轻人,送到医院不能不救。国内、港台地区等大医院,一般就切掉,用肠道做一个膀胱,手术很大,风险很高,费用也贵。我们深圳中山泌尿外科医院魏辉副院长就组织临床医生,结合国外临床资料,进行科研,利用碱化利多卡因治疗,取得非常好的效果。成果已在《中华泌尿外科杂志》上发表,推广。
  不能因循守旧,不能因为大医院都这样,大家都这样,我也就这样,不去思考,不去改进。要有临床科研意识。

梅教授1.jpg

 

四、大医精诚铸风范
  结束采访时,我们问了梅教授最后一个问题:从医近60 年,您感觉最自豪的是什么?
  梅骅教授不假思索,微笑着回答到:能治好病人,病人满意就是我最大的自豪。
  这句话,梅教授是用比较温和的语气说出,但听来却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传统中国悬壶济世、孜孜以求、大仁大义者形象跃然而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 2014 广东省泌尿生殖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州市黄埔大道西613号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自编7号楼213室 邮编510630 联系电话(020)-38688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