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特别报道

八风儛遥翮 九野弄清音

时间:2019-12-13 18:41:08  来源:  作者:

八风儛遥翮  九野弄清音 

——记广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曾国华教授

涂绍湘 

       素有“微创外科黄埔军校”美誉的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泌尿外科,自1984 年开展微创泌尿外科技术,并举行全国腔内泌尿外科技术培训班以来,历经吴开俊教授、李逊教授、曾国华教授三代学科带头人的努力,泌尿外科已成为国家及省、市临床重点专科。下属微创外科培训中心,已成为目前华南地区乃至国内规模最大、设备齐全、技术先进的培训中心。同时,也是首批原国家卫生部泌尿内镜诊疗技术培训基地与考试中心、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分会首个尿石症病因学诊断与防治基地、国际腔内泌尿外科学会Endourology fellowship 项目培训单位。特别,在第三代学科带头人,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兼海印院区院长、广东省泌尿外科重点实验室主任、广州泌尿外科研究所所长曾国华教授带领下,在国际、国内残酷激烈的学术竞争环境里,影响力不减反增,无论临床操作技术还是专业学术水准仍获得持续发展与提高,打破了创业容易守业难的魔诅。这与学科带头人曾国华教授高尚的操守、优秀出众的专业学术素养、卓越的领导才华息息相关。
一、宫墙重仞,仁得其门
  纵观人类发展的历史,所有有所成就的人,从小就开始自觉的把握自己人生的方向,曾国华教授亦不例外。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曾国华教授出生在湖南一个普通乡村人家。在他8 岁的时候,身边一件意外事件,深深触动了他年幼的心,一个玩得比较好的小伙伴的父亲,突然小便不出来,然后,短短2 个星期,小伙伴的父亲就离开了人世。为什么会这样呢?看着悲伤无助的小伙伴,幼小的曾国华心里萌发了要当医生的梦想,因为只有当了医生,才知道病情,也才能帮助身边的小伙伴。
  因为有这朴素的梦,天资聪颖的少年曾国华,求学伊始,便开始主动规划把握自己的人生之路。
  1984 年,通过努力,曾国华如愿考上衡阳医学院5 年制临床医疗本科专业。1989 年本科毕业,为着那儿时心灵的触动,曾国华主动选择了泌尿外科专业,考上了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张时纯教授的硕士研究生,张时纯教授为我国著名泌尿外科专家、湘雅医学院泌尿外科主要创始人。研士研究生毕业,博士研究生更进一步,考上了中山医科大学的医学博士,师从德高望众,有“新中国泌尿外科开创性人物一”的中山医科大学梅骅教授。
       能与这些久闻大名的巨人导师零距离接触,朝夕相处,勤奋好学的曾国华无论学业还是思想,均获得了质的飞跃。
  “他们那一辈老人,不仅医术精湛、治学严谨,还特别脚踏实地注重细节;对学生非常的爱护,又严格要求,有原则有底线;对所有病人一视同仁,充满关爱。” 每每谈起自己的这些恩师,曾国华教授总是止不住自己崇敬的话头。“在他们的行医字典里,从来没有‘畏难而退’几个字。只要有病人找上门来,无论多么难的手术,他们总要查遍各种相关资料,想尽各种方法,替病人排忧解难。”
  曾国华教授记起,还是在中山医科大学跟梅骅教授读博士时,有一次,一个双侧先天性膀胱-输尿管反流幼儿,经多家大医院手术诊治,不仅没有好转,反而引起另一边肾功能萎缩,情况非常不好,随时有可能发展为肾功能衰竭,危及幼儿生命。可怜的小家伙从出生6 个月开始,便历经多次手术,1 岁2 个月时,患病幼儿家长通过曾国华教授辗转找到梅骅教授。梅骅教授了解患儿情况后,明知手术非常复杂、困难,仍不畏有可能因手术失败而自己名声受累等等不利因素,接下了患儿。在做了充足观察和准备后,经7 个多小时的手术,终于顺利打通了患儿通道,挽救了患儿生命。这个患儿每年都会来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找梅骅教授当时的学生兼助手曾国华教授复检,一晃接近二十年,日前,该患儿已考来广州上大学,身体状况良好。
  大师们这些活生生的仁心仁术事例,言传身教,潜移默化,深深写入了曾国华教授的血脉。
  等到博士毕业,站在巨人肩膀上的曾国华已经具备了一个优秀执业和科研医师所应拥有的一切素养。

二、踵事增华,勤恳为首
  2000 年,博士毕业后的曾国华被分配到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泌尿外科,彼时的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泌尿外科,在吴开俊教授、李逊教授的带领下,已在全国率先开展经皮肾镜取石术、输尿管镜取石术、开展体外冲击波碎石术,并最早举办了全国性腔内泌尿外科学习班,而且提出了Chinese-mini-PCNL 的概念。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泌尿外科的发展正如日中天,亟需优秀人才的加盟,传承光大。
  在这可以大展拳脚的舞台,年轻的曾国华却异常清醒,在如饥似渴的跟着科室前辈认真临床实践的同时,他没有在自己学习时,师从的是国内最顶尖泌尿外科大师这样的自豪里满足、沉醉,他想的是要让自已临床实践和理论基础知识更加全面、完备,他要更多的开阔自已的眼界。
  2003 年至2006 年,在科室繁重的科研任务与临床手术实践之余,曾国华又申请去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博士后站充实自已。2007 年更是毅然远赴美国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做访问学者。他几乎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和学习中。
  这样高标准、近乎残酷的自我锤炼、自我升华,让曾国华迅速成长起来:副主任医师、副教授、主任医师、教授、科室副主任、微创中心主任兼医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每一个脚印都凝结了他与众不同的努力和汗水。这时的他,不仅个人能力出众,能得心应手地处理本专业所有常见疾病,对本专业疑难复杂病例有独道见解和处理方法,更是对科室如何发扬光大,在哪些领域需优先发展,有非同一般的目光。
  在他接手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微创外科中心管理职责后,中心勇于继续迎接挑战,对临床上一些比较棘手、或手术失败难以解决的问题开展研究,如输尿管狭窄腔内治疗。对于开放手术治疗失败或狭窄段较长等复杂性输尿管狭窄,既往手术史使再次开放手术修复的难度加大、成功率也不高,各医院都不太愿意再接诊。但是,以曾国华教授为核心的广医附一微创中心团队,从“以病人为中心”理念出发,不畏险阻,迎难而上,经长期临床实践,建立了自已的腔内技术方法,在处理这类复杂性狭窄上,形成了独特的优势,取得了良好的临床治疗效果,受到业内和患者广泛好评。
  特别对中国式微创经皮肾取石术(Mini-PCNL) 技术的传承发展,曾国华教授更是不遗余力, 亲自主持研发。2013 年, 开展中国首例Micro-PNL;2014 年, 开展中国首例Ultra-Mini-PNL(UMP);2014 年,独创超微通道经皮肾镜取石术(Super-Mini-PNL,SMP)获得成功。
  谈及独创的Super-Mini-PCNL 研发历程,曾国华教授感慨万千:“国外学者在2011 年就尝试用1.6 毫米针式肾镜,打进肾里面,把石头打碎,但碎石却无法取出。这时就有专家尝试开3-4毫米的切口,把结石取出,然而较大的结石仍然无法取出。于是又想到用水将结石冲出,但水冲进去的多、出来的少,灌注压力加大可能导致术中肾盂内压增高而引起返流,导致术后发热以及尿源性脓毒血症。为此,我们想到一个解决方法,通过接一个吸引装置将结石吸出来的同时,把灌进去的水也吸出来,以此来减少灌注压力并吸取出多余的碎石。但我们的镜子很迷你,只有2.3毫米左右,灌进去的水量也很有限,没有水这个介质,即使有吸引器,很难把结石吸出来。为此,我们转变思路,传统经皮肾手术是从肾镜里面灌水,我们是不是能够不从镜子里面灌水?因此,我们把吸引鞘做成双层,在鞘夹层里面灌水,在鞘里面把碎石屑经吸至体外,终于解决了这个难题。Mini-PCNL 是6 毫米左右的切口,我们这项新技术将切口缩至3 毫米,比mini 更加mini,所以取名Super-Mini。”这项创新发明不仅加快了手术进程,降低了术中肾盂内压,还极大减少了术后尿源性脓毒症的发生,在国际上获得广泛推广与应用。
  谈到泌尿系结石的诊治,曾国华教授表示,手术方法只是治表,探明泌尿系结石的病因才是治本。据有关研究表明,体内肾结石清除干净的患者,5 年内的复发率可达50%,10 年的复发率可高达80% ~ 90%。这么高的复发率,做为一个泌尿系结石诊治医生,他不应该每天仅只关注“取石”,而应该想想怎样让这样的“石头”病患更少,或者至少通过一次取石,而达到不再让病人一次又一次重复这样的病疼。做为一个医生的责任感,驱使曾国华教授开始致力于尿路结石病因学的研究。为规范和完善24 小时尿液结石成因危险因素检测方法和泌尿系结石病因筛查的临床路径,中心已建立成华南地区泌尿结石病因学诊断及防治基地,开展全国性泌尿系结石流行病学调查,积极推广泌尿系结石病因筛查方法,同时尝试进行预防性研究。只要能从根本上解决疾患,曾国华教授认为手术之外,这样的尝试是非常有意义的。
  宝剑锋从磨砺出, 梅花香自苦寒来。曾国华教授在国内泌尿外科领域的努力探索与成就,受到国内同行高度认可和赞赏,2016 年度中国泌尿外科领域最高荣誉——“吴阶平泌尿外科医学奖”被授予了实至名归的曾国华教授。
  在专业领域,曾国华教授不负巨人恩师所望,已经成为我国现代泌尿微创技术最杰出的代表人物和最具权威的结石病专家之一。

三、鹤鸣清音,声贯杏林
  “病人来找你,肯定是没有办法了,把你当成唯一求生希望,同时也是对你的信任,你总不好意思推辞吧?”说到截止目前,他共完成有关泌尿系结石方面的微创手术近万例的事,曾国华教授轻轻的说。
  这近万例手术,要耗出多少心血和工作、业余时间!这是常人难以想像的。难怪曾国华教授说,他自参加工作,从来没有晚上12 点前上床睡过觉。到了单位,每天都是多台手术等着他,从无间断。但是他从来没有抱怨过。就为着那一句:“人家来求你,你总不好意思推辞吧?”这样朴实充满人情人性的话语。
  医患关系紧张是目前国内医疗管理体制性弊端。曾国华教授有自己的解决方法。他认为和病人沟通少、相处交流时间短是引发医患关系紧张的一个重要因素。为此,他要求自己每天7 点半即赶到医院,开始查房,用挤占自己的休息时间,来延长跟病人的沟通交流时间。他觉得这个效果非常好。当然,他私下又对被“连累”一起也得提早上班陪同的护士和见习医生深表歉意。他的心里总是想着别人。
  作为国内外多家泌尿外科杂志的编委,一次审稿中,曾国华教授发现一篇新疆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文章报道,2 年内年他们做了300 多例幼儿泌尿结石手术, 如此有违常规、如此高的收治病例,让严谨的曾国华教授心底存了个问号?因为,以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微创外科中心这样有名的大医院,一年也才50 例泌尿系结石患儿手术。2 个月后,在一次全国性学术会议上,曾国华教授恰好遇到作者本人,经询问,得到肯定的答复。
  “为什么那里会有那么多小孩得结石?我能为他们提供哪些帮助?”带着疑问和信念,曾国华教授专程去了趟喀什。发现当地幼儿泌尿结石患病率确实如文章所述奇高,而且因技术和设备落后,微创手术没有开展,基本都是开放手术,患儿住院时间长、疼痛多、受感染的机率也高。
  回到广州,曾国华教授即组织人力物力开始大力支援南疆幼儿泌尿结石的诊治。在曾国华教授多方奔走和努力下,当地医疗机构泌尿外科无论设备还是医务人员水平都有了显著提高。曾国华教授自己也每年亲自组织和带领医疗团队定期去喀什2 次,进行免费手术和带教当地医生。
  听到当地还有很多贫困幼儿来医院门诊后,无钱手术,曾国华教授对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泌尿外科同仁说,都收下吧,费用由我想办法解决。
   同时针对这样高的发病率,曾国华教授又筹集经费,组织专门的团队,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初步流调结果目前已经出来,和当地的生活环境和婴幼儿的喂养习惯有一定的关联。曾国华教授的团队针对初步结果,正开始与当地医院和机构合作,尝试提前生活介入干预。
  “再好的手术,只能救一个小孩,但是弄清病因,提前干预改善可以救一大批小孩,这个可以试一试。”曾国华教授的想法总是那么朴实而又超前。
  这样一心为患者的事例,在他二十多年的从医过程中,时时闪现。
  “我们做医生的,绝不能为了个人的名利而急功近利,绝不能以炫耀自已手术水平高超为目的。所有的技术都要从病人角度出发,都必须是能更好的解决病人的身体疾患,能帮助减轻他们的心理与经济压力。我们做医生的,自己也会有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我们要将心比心。”访谈快结束时,谈到做医生的职责和给年轻医生的忠告,曾国华教授缓缓地说。
  这正是他从医以来最真实的写照。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Copyright © 2014 广东省泌尿生殖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州市黄埔大道西613号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自编7号楼213室 邮编510630 联系电话(020)-38688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