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特别报道

岂曰无衣 与子同袍

时间:2020-09-28 17:22:36  来源:  作者:
           
 
一、逆风前行 义无反顾


      2019年底,一种还从未发现在人际间传播过的新型冠状病毒突然肆虐江城武汉。2020年1月20日,赴武汉考查的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在电视里证实,这种病毒人传人,且有医务人员感染。经过深入调研的科学论断,一时之间,令国家防疫态势骤变。
       时近年关,成千上万探亲、访友、返乡、外出人流已如弓箭在弦,蓄势待发。如不及早控制疫情,已由江城武汉波及荆楚大地的新冠病毒,必将危及整个华夏大地。
       武汉及周边地区的医疗资源已不足以应付汹涌而来的疫情。
       2020年1月23日凌晨2点,武汉发布通告宣布自10时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恢复日期另行通告。
       武汉告急!湖北告急!荆楚大地亟待驰援。
       疫情牵动着每一位曾经历过“SARS”之痛的广大南粤医务人员的心。 广东在密切追踪和研判武汉、武汉周边地区、湖北的疫情发展情况。广大南粤医务工作者从上到下,都在急切等待国家驰援的召唤。
      “我接到去湖北电话通知时,正在出差路上。” 广东省对口支援湖北荆州医疗队医疗管理组组长、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卫生监督处彭刚艺调研员后来平静地回忆说。“下午3点多,我们的车正在肇庆市怀集县至封开县的高速公路上行驶,接到电话,我们马上掉头,5点多回到广州,8点多从省卫健委大院出发,10点已经登机。”
      没有时间收拾准备,没有同家人的依依告别,就像军人紧急奔赴战场,他们就这样平静而义无反顾地踏上未知而充满凶险的征程。
      “我们头两批援鄂医疗队员,都是这样,医院接到通知,马上组队;队员接到通知,马上报到出发。基本都是在接到通知的当天或第二天就出发了。这是我们没有二话可说的职责所在。”
      2020年2月10日晚,广东省对口支援湖北荆州医疗队首批108名队员在接到命令不到24小时,便集结出发了。
      首批队员分别来自省卫生健康委、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省第二人民医院、省结核病控制中心、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和金域医学中心6个单位。他们中有来自感染管理科、感染内科、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重症医学科等专业医生护士,有具备丰富行政管理经验的管理人员,有实验室检测、流行病学调查、消毒等预防人员等。
      2月11日晚,广东省对口支援湖北荆州第二批医疗队250名队员启程出发。队员来自广东省人民医院、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广东省疾控中心、广东省结核病控制中心、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以及广州、珠海、江门、中山、韶关、肇庆、梅州等15个地市医疗单位。
      此前,广东已先后派出1284名医疗队员驰援湖北武汉。
      接到通知的队员,没有一个人退缩,没有一个人迟疑。
      如作为呼吸传染医学专业人员,从武汉持续传来的疫情消息已可初步判断,新冠病毒对中老年人是高传染、易转化为重症、病死率高,但年逾58岁高龄的中山市人民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袁小玲仍主动请战,要求出征湖北。她说人生在世有三件事不能避:为民请命不能避,为国赴难不能避,临危受命不能避。最后她如愿以偿,担任中山市第二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长,率队赶赴湖北荆州松滋,参与抗疫与救治工作。
      而广东省人民医院急危重症医学部副主任蒋文新在接到广东支援荆州指挥部直接急召令后,来不及等客机安排,为赶时间,通过协调,单枪匹马挤上运送救援物质的货机,独自一人,与满机的货物一起打包,“快递”至宜昌转荆州,赴任广东支援荆州医疗队医疗救治组组长、荆州中心人民医院广东医疗队重症救治中心主任。“一骑飞驰借荆州”(蒋文新《满江红·荆州抗疫有感》) 只为绝不辜负自己作为医者当初许下的誓言。
      “湖北疫情严峻,有大批的重症患者。我作为重症医学科的医师,理应冲锋在前,这是我的职业使命。我在韶关随时待命,听从组织安排,争取为早日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贡献自己的力量。”这是医院第一批援鄂医疗队出发时,还没接到通知,在医院原地待命,后来的广东支援湖北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疗队队长、粤北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刘易林主任医师朴实的请战誓言。
       他们都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早日投入抗疫救治工作,及早控制疫情。
       从2月10日首批医疗队出发,至2月26日,短短16天,广东先后派出8支医疗队伍,共计528名医护人员支援荆州市疫情的防控和危重症病人的救治工作。这些医护人员,分别来自全省17个地级市、117家医疗机构。8支医疗队荆州各地精准布局:1、荆州市中心医院医疗队:103人,分别来自省部属和广州、佛山、珠海、中山、肇庆、韶关等地市各医疗机构;2、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疗队:103人,分别来自省部属和深圳、广州、江门、韶关等地市各医疗机构;3、江陵医疗队:19人,分别来自惠州市各医疗机构;4、松滋医疗队:46人,分别来自中山、肇庆、江门、广州等地市各医疗机构;5、公安医疗队:51人,分别来自江门、梅州、云浮、中山等地市各医疗机构;6、石首医疗队:69人,分别来自湛江、潮州、河源、江门等地市各医疗机构;7、监利医疗队:66人,分别来自深圳、珠海、阳江、清远、广州等地市各医疗机构;8、洪湖医疗队:126人,分别来自南方医院、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
       这些队员中,有很多80后90后,特别在528名医护人员中有388名护士,90后是队员主力。
       曾经多年在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分管过护理专业、此次广东省对口支援湖北荆州医疗队医疗管理组组长彭刚艺调研员评价说:“这些年轻的孩子都是好样的,在前线,没见她们哭过,安排去哪里就往哪里冲,她们都不知道世界上有怕这个字。任劳任怨,让我对90后刮目相看,这就是我们的希望!”
       与时间赛跑,逆风前行,义无反顾!危难时期尽显广大南粤医务工作者医者仁心,勇于担当的坚毅风貌。


二、岂曰无衣 与子同袍

      荆州是湖北省重要地级市,地处湖北中南部、长江中游、江汉平原腹地,为春秋战国时楚国都城所在,是国务院首批24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之一,交通便利,与武汉联系密切。等到武汉疫情被证实暴发,荆州已受池鱼之殃。
      荆州共辖8个县级行政区,分别是:沙市区、荆州区、江陵县、公安县、监利市、石首市、洪湖市、松滋市。各自所属医疗机构做为市、县级综合性日常诊治医院,感染和急危重症学科资源有限。突如其来的疫情几乎瘫痪荆州各医院正常诊疗秩序。
       防护物质缺乏、诊疗设备缺乏、医护人员缺乏、隔离病房缺乏、防护和诊疗程序与规则缺乏……,最重要的是疲惫坚守的医务人员信心缺乏!说起疫情暴发,广东援鄂医疗队尚未赶到荆州前的严峻形势,荆州市中心医院副院长梅京松和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谭小平不约而同地道出了当时荆州面临的困境和压力。
       时间就是生命!面对严峻的荆州防疫形势,广东省援助湖北荆州新冠肺炎防控前方指挥部总指挥省卫生健康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黄飞,与副总指挥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党委书记朱宏、省结核病控制中心主任周琳、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林立丰及专家组、医疗组领导成员紧急谋划,定下总的救制方略“集中患者、集中专家、集中资源、集中救治”,并据此采取了如下举措:一、首先改造重症、危重症ICU病房,建立两个市级重症救治中心,六个县级重症监护病房,所有重症患者首先实行院内集中、县内集中、市内集中,然后向两个市级重症中心转运。二、针对荆州8个行政区划,成立8支医疗队,进驻10个定点收治医院,精准布局全荆战疫,实行应收尽收、应治尽治制度。三、建立一系列行之有效的医疗管理制度:双护士长双主任制度、队长政委内外协同制度、三线守治制度、病情研判制度、专班管理制度、三级管理制度、病例会诊制度、重症转运制度、院感监督员制度、关爱患者行动。四、紧急调拨重症救治的医疗仪器、设备、耗材、医务人员防护等物资,满足临床急需。五、借用广东抗疫经验,紧急向湖北卫生健康委申请,将核酸检测资格下放到县区级,以大面积解决县区病人的确诊问题,免除疑似病例确诊和排除时间上的迟滞和延误,为分级分类诊疗、尽收早收、精准施策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纲举目张,一连串有力的防治举措,迅速扭转了荆州防疫态势。当然这些成就,更多的是由奋战在荆州各医疗机构一线的广东各医疗队员与当地医务人员铸就。
韶关第一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长、粤北人民医院ICU主任医师刘易林率队员初到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时,医院有200例新冠肺炎患者,其中172例成人,28例儿童,重症、危重症病例共23例。在与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对接时,刘易林队长说:“请把最难的事情交给我们做,最危重的病人交给我们。” 临从广东出发前,他说过:“作为医务人员,在前方需要的时候,没有什么好说的,这是义不容辞。”
       2月12日初到松滋,广东支援湖北荆州医疗队松滋医疗队长、中山市人民医院呼吸科主任袁小玲发现300多名患者分散在6个不同的收治点:1家公立医院、3家民营医院、1家乡镇卫生院、1家利用工厂厂房改造的简易板房医院。条件最简陋的板房医院,却收治了最多的患者。必须当机立断,实行集中、隔离,切断传播源。他们半天之内敲定方案:逐步清空松滋市人民医院外科楼,用1天时间先把8楼改造成隔离病房,将患者集中。
     “我们没有什么精彩的救治故事,就是全力以赴。” 广东支援湖北荆州医疗队江陵医疗队长、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石喆用全力以赴来评价医疗队在江陵的工作,传神贴切。医疗队抵达江陵,通过3天的调查摸底,石喆发现这里的隔离病房完全没有重症患者的救治条件,只能打通转运荆州市区的转运通道实行救治。同时,针对江陵县80%以上的新冠肺炎患者来自农村,石喆主动要求去各个乡镇查看所有留观患者,以筛查甄别。敬业、高强度的工作,换来的是江陵县成为荆州市第一个、湖北省第三个实现确诊患者及疑似患者双清零的县(区)。
     “我设想过最坏的情形。” 广东支援湖北荆州医疗队石首医疗队长、广东医科大学附属医院ICU主任医师孙小聪刚到石首时,对医疗队副队长黎焯基说:“所有危险的操作尽量由我先去做,万一我感染了,你作为副队长要负责把队员安全带回去。”面对石首无完善隔离区的现状,孙小聪带领队员在当地医务人员的配合下,马上改建病房,并全面接管ICU病区。2月15日,孙小聪对一名经无创呼吸支持无效的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实施气管插管,行机械通气。2月19日,该患者顺利脱离呼吸机,拔除气管插管。这是广东医疗队进驻荆州以来,首例成功救治的行有创机械通气的新冠肺炎患者。
      作为广东支援湖北荆州医疗队医疗救治组组长、重症救治中心主任、技术总指挥蒋文新不仅在技术上指导和提供科学决策依据,还时时从心理上鼓励大家“我们做好三层防护,被感染的可能性是很低的,为什么要过度恐惧?” “人在床边守着,治疗才有质量。”“要放手做”。为集中收治重症、危重症病人,蒋文新亲力亲为前往荆州多地查看、组织病人转运。重症患者的转运有三个关键因素:一是氧气供应。二是呼吸机功率。三是体外膜肺氧合(ECMO),俗称“人工肺”。能在荆州想办法改进解决的,就地解决,惟有ECMO当时武汉都缺乏。ECMO不够,身为技术总指挥的蒋文新也一筹莫展。这时带队驻扎荆州的省卫健委医疗管理组组长彭刚艺调研员,闻听广东中山市人民医院有专门的ECMO团队,主动联系中山市人民医院领导,希望该院派出ECMO团队前往支援。中山市人民医院接到电话请求援助后,半小时内就组建完成了一支9人的ECMO团队,携带一台ECOM仪器及两箱专用药物,从广东出发,于2月18日晚经武汉抵达荆州。
       就是这样写不完的点点滴滴,最后汇聚成:2020年3月2日,荆州市江陵县最后1例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治愈出院,江陵县成为荆州市第一个新冠肺炎确诊和疑似病例实现清零的县市区;2020年3月7日,松滋市新冠肺炎确诊和疑似病例全部“清零”; 2020年3月7日,石首市新冠肺炎确诊和疑似病例全部“清零”;2020年3月8日,公安县新冠肺炎确诊和疑似病例全部“清零”;2020年3月9日,监利县新冠肺炎确诊和疑似病例全部“清零”;2020年3月14日,洪湖市新冠肺炎确诊和疑似病例全部“清零”……
      2020年3月27日,广东对口支援荆州医疗队全部撤离荆州时,荆州全市累计确诊病例1580例,其中治愈出院1528例、死亡52例,治愈率由2月11日的5.21%提升至96.71%,病亡率为3.29%。在湖北省8个千人以上病例的州市中病亡率最低、治愈率最高。
      广东支援湖北荆州医疗队581名队员不畏凶险、逆风前行、践行医者救死扶伤初心、彰显无名英雄本色,向广东和全国人民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他们才是新时代我们最可爱的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Copyright © 2014 广东省泌尿生殖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州市黄埔大道西613号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自编7号楼213室 邮编510630 联系电话(020)-38688669